社区基层工作者的“抗疫时辰”
来源:社区基层工作者的“抗疫时辰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5:54:19


墨西哥呼吁民众自我隔离一个月:这是最后的机会

3月19日,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,当日接种了疫苗。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,他的编号是“005”。“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,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。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,心里还是挺平静的。”接种疫苗后,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,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。

3月16日,樊瑞收到志愿者同伴发来的信息,内容是招募重组新冠疫苗志愿者。随后,他就和同伴一起报名并进行了身体检查。据公开信息显示,Ⅰ期试验需要的志愿者并不多,仅限武汉地区常住居民,年龄18-60周岁。志愿者会被分为低剂量组、中剂量组和高剂量组三组,每组36人。经过筛选和体检后,符合要求的志愿者可以接种疫苗。樊瑞便是低剂量组中的一员。

住进隔离点的第一天,他期待着窗外的鸽子“转角遇到爱”;他为能吃到热干面感到开心,“虽然有点干,但这是封城之后第一次吃”;他还特意带了一把吉他,每天10点左右,开始对着手机学习。另外还要远程办公,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。

因为身在隔离点,现代快报记者请樊瑞录制了一段视频。录制前,樊瑞打趣地说道,“隔离时非专业人士理的发,形象不是很好。”镜头里的樊瑞穿着白色衣服,戴着眼镜,或许是因为面对镜头,他显得有些紧张。“我希望体内能产生抗体,希望试验顺利量产,希望疫苗能消灭新冠肺炎,这是我作为志愿者最大的希望。”

樊瑞说,等试验结束后,他想回趟江苏看看父母。这次疫情,对他触动很深,感受到了人与人,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大爱。樊瑞表示,希望自己以后也多做一些公益。他还想有时间走一走湖北周边的地级市。“这次疫情很多城市对口支援湖北,来支援的医护人员离开时,我看到了当地的淳朴民风,我想以后多去看看。”

樊瑞是家里的独子,父母都在江苏老家生活。接种两天后,他才把这件事告诉父母,“当时比较急,我就没想起来。”两天后,得知此事的父母非常担心。在耐心和家人沟通后,樊瑞的父母渐渐接受了,“我们现在每天都视频。”

一个人一间房的隔离生活,也挺“热闹”。

樊瑞是江苏泰州人,在武汉工作。原本,他订好了大年初一回家的机票,不料1月23日武汉封城,樊瑞回不去了。2月初开始,他做起了志愿者,每天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,帮助来武汉驰援的专家们运送生活物资,“看到哪里有需求我就会过去”。

樊瑞说,他做体检时,知道了江苏省疾控中心也参与此次项目,当时非常激动,“太有缘了,我既是江苏人,又是半个武汉人,做这件事太有意义了!”当天,他还非常激动地和江苏省疾控的专家合影留念。